镜花水月

宋鑫    2012-04-30

本文:镜花水月,原创于:宋鑫的官方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会突然变得莫名的伤感起来,本就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那种失落干,却会突然堵住你的胸膛,不知所措,无所适从。然年后就会幻想自己站在家乡的田埂上,田埂上杂草丛生,天里面荒芜无物,我就站在哪里,看着无数的乌鸦或者雀成群的降落在田里觅食,然后突然又被无名的惊起,成群的起飞,在空中盘旋一整后又再次降落在田里。我就站在哪里,清澈冰冷的湖水照出我的倒影,天空中飘着几朵暗蓝色的云朵,似乎是冬末春初的光景。 可能有人觉得我太过背光,看到太多不好的真实。他们说我总是喜欢去看悲观的一面,但是我觉得美好的事物总是太过短暂。这个世界从来没有什么改变过,也从来没有什么东西消失过。可能我这种思想与观念也与我的经历有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不管通向何处,不管这一路有谁会出现,能够陪伴你走完这段路的只有自己。 玛丽安娜说过“既然这条路是如此的漫长孤独,你又何必在意那不可知的终点,不如尽情享受这一路的风景与旅伴的温情,即使只是身体上的。”这就像电影《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中的故事,既然我们必须面对那不可逃离的告别,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呢?Enjoy It.这句话点亮了电影主题之灯。在北欧神话中,阿瑟嘉德(The Asgard) 中的众神,即使是他们也要服从命运的审判,迎接那不可逃离的宿命,诸神的黄昏。何况我们这些升于尘土中的人呢? 诺兹多砪说:“既然你对自己的命运如此不满,那么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为你打开这时间的穿梭机,让你回到过去。”我却泰然自若的说“神啊,请不要在一次的愚弄你的自命。我终究是不知道现在的我是否已经穿越过时间隧道的。“ 音乐,阳光,美好的事物支撑我活在这个满目疮痍的世界上。但是我却是在做梦,一个活在梦境之中的疯子,一个说着呓语的傻子。罗素说过:喜欢美好事物的人只是在做梦,而喜欢美本身的人才是哲学家。有人说我不过是在自说自话。但是这出自娱自乐的喜剧始终是要演完的。没人关心看完之后的你是苦还是笑。 始终觉得自己还是适合一个人过。太过自我,太过自恋。究竟是我将自己摆在了这种高度,还是我另自己处于这种境地?其实这真的不再重要,因为始终有音乐,文学,电影,游戏陪伴着我。我可以去理解他们的内心,又何必渴望别人的理解。既然没人理解,我又何必奢求?因为即使有憧憬那又增氧?终究不过是离别。悲欢离合,不过是在自导自演。在我看来,这个世界不过是一片荒凉的沙漠,在她之上,我却在寻找一株盛开的话。我在需找你,就像在寻找那多花一样。 一切都之是镜中花,水中月,我们看到的只是幻象。一切源于尘土,皆归尘土。正是因为清醒的活着,所以才了解这份痛楚。因为这份痛楚我才更加应该好好珍惜,去探索,去超脱。我要重拾王者的力量,即使人心成为怪兽。在我看来蝴蝶是最美丽的生物。毛毛虫它们获得很快乐,却不知道蝴蝶原来领略到了另一番风景。破茧成蝶还是作茧自缚,只有去做了才知道,但是那份痛楚是必须的也是真实的。


文章有用?分享给你的朋友们,让更多的人受益


更多精彩干货,尽请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