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灯还亮着吗—读书笔记

宋鑫    2017-09-05

本文:你的灯还亮着吗—读书笔记,原创于:宋鑫的官方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你的灯还亮着吗—读书笔记

我们自身也是组成问题本身的一部分,因为我们的经验,能力和视野受到局限。
我们的问题对于有能力的人来说就是:不成问题。

序言

从序言这个简短的对话中,我们可以看到:
我们不能完全的解决问题,我们只是将看似矛盾的一个方面进行了转换。

问题是什么

第一章中的问题是:大楼中的电梯不够用,太慢了。
然后列出了一些大楼相关的情况(情况是条件也是物理环境因素)。

作者提到:我们的劣根性之一是: 急于解决问题。而在此之前,却不弄明白问题本身。
问题属于哪一类?谁的问题?问题是什么?现在这个时间点,究竟是什么问题?
很多人可能都“认为”自己知道问题:“电梯太慢了”,但这只是一种感觉到的问题。

到底是谁的问题

从这个出发点考虑的话,可以看到我们研究的是:
面对同一个问题,不同的角色的看待角度不同,实际问题也会不同。
而之前面对“电梯太慢了”,给出的解决方案都是针对 使用电梯的人
这看起来理所当然,但是细想一下非常匪夷所思。
大众的思维非常倾向于视角单一化,因为我们都是大众一员。

而作者通过站在房东的角度考虑,认为解决的办法很简单:减少租户。
但是这明显又会造成另外的问题(比如房租收入减少)。

先给问题下定义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事实上,我们不可能给自然的,日程的问题作出一个唯一的,只有一种结果的,完全清晰明确的定义。
因为如果完全认清了问题,那么问题本身也就不存在了。

对一个准问题解决者来说,他所面临的都是帮别人解决他们面对的问题,
而不是自己面对的问题,所以最好是让解决者也能够体验,面临到这种问题。

最好的方法是:把齿轮从单数变成复数(没太懂),解决一类问题而非一个问题。
(读了后面的,感觉不太对,应该是说:解决一群人的问题,而不是一类人的问题)

站在不同的人物角色的角度,一个问题可能就变成几个问题:
比如,针对使用电梯的职员:
怎样才能不用等电梯,让电梯快点,好早点上下班

对房东来说:
如何摆脱掉职员对电梯速度太慢的抱怨。(这里注意,并不一定是非要电梯变快才是唯一解决问题的方式)

职员之所以抱怨,是因为他们认为这是 房东的问题 (的确,谁让房东光顾收房租了),而其实职员才是每天面对问题的人。

有时候,很多人采取的行动只是: 应付一个问题,而不是解决一个问题。
比如房东答应找顾问公司来解决这个问题,或者老板答应给你涨工资,这很可能都只是应付,没实际效果。

作者说美国劳工大会会组织员工,这样又引入了一个被问题连累的角色:大楼管理者。

员工如此沉溺与“打败该死的房东”,以至于忘了自己的初衷——改善电梯服务。
问题的本身发生了转移。

作者在里面也教会了我们:如何转嫁问题:
引入外部强大势力,委派任务,问题给下属。

你的问题是什么

大多数人的问题是:事物的实际运行,存在方式和“他们的方式”,确切的说是:
他们想要的,认为理应当的方式有差别。
(其实TM完全没有什么“理应当”的东西,都是大脑里的痴人幻想)
也就是期望和体验之间的差距。

忽略这个问题居然也是解决问题的方式之一。
但作者认为幻觉中的问题是真正的问题,实在是有些搞不懂啊。
幻觉是我的幻觉,如果坐在同一间屋子,我觉得“屋子太冷了”,而其他人认为“屋子温度刚好合适”,
那么肯定是我出问题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我的身体的感受出问题了。

所以电梯的问题变成了:我们期望很短时间就能等到电梯,而实际体验,感觉是很漫长。
所以针对“感觉”也是能解决问题的一个切入点。

如果你想找到一个问题的解决方法,试试“让情况变得更糟”。(不懂)

在这章后记中,作者还讲到了:“窃取隔壁商场大楼的电梯使用时间。”
通过修建一个空中走廊,这样不仅利用了隔壁大楼的电梯,还给隔壁商场带去了流量。
有些人面临的问题可以转化为其他人的资源, 甚至两个问题可以进行抵消。
问题的本质是:太多或者太少,因此可以将太多造成的问题转换为太少的资源,
反过来也成立。但是,具体如何来转换,这个可是个非常耗脑筋的问题。

这个问题是什么

作者讲述了4家公司对政府的11项资产出价收购的故事。

不要把他们的解决方法误认为是问题的定义——特别是在你使用自己的解决方法时。

如果你太轻易的解决了他们的问题,他们永远都不会相信你真的解决了他们的问题。

考虑问题的方方面面,每家公司的解决方案是什么样的,解决方案的成本是多少等等。

你永远都不能肯定你已经有了一个正确的定义,即使在问题已经解决之后。
问题和问题在被解决的过程中, 是一个动态反射,博弈的过程,也就是 问题会不断变化

不要过早的下结论,但是也不要忽略你的第一印象。

处理问题的时候,真正重要的是知道永远都不会找到答案,但是这没有关系,只要你不停的问下去。

你永远也不能肯定你有了一个正确的定义,即使问题被解决之后,但是你永远不要放弃寻求它的努力。

什么是真正的问题

无穷无尽的锁链

他们先入为主的认为 打印是在纸张上做标记的唯一办法。

为了解决一个问题要改变一个状态,但是这个新的状态会引入新的问题,也就是:
每种解决方法都会带来新的问题。我们永远都不能消灭问题。
比如那个带针的板凳被磨圆了脚之后的问题:如何让它站着放置?

新的问题往往是在无意识状况下产生的,由此推导:
问题最难以处理的部分——是意识到它们的存在。
对问题这块我经验不大,但是对于看书,学习,我认为看书最大的好处是:
让你意识到: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原来还可以这么思考。就像给你的心灵开了另外一扇窗。

对于那些准问题解决者来说,最重要的规则之一:
如果对问题的理解中,你想不出至少3种可能出错的地方,那么你并没有真正的理解这个问题。

对不相称的忽视

设计者不断搞出不相称的解决办法,这是为了将一个问题转化成另一个问题。
这样的话,设计者设计的狗屁就不会得到指责。

所谓不相称的解决方法就是那种给要用这种解决方法的人们带来不协调的后果。

问题就在于:首先要意识到这一问题的存在。

试着对外国人,盲人或孩子进行一下问题,事物定义,否则就让自己变成外国人,盲人或者孩子。
作者这里教我们一种看待事物全新的方式。
或者说,如果你对一个毫不了解的人也能解释清楚基本概念,那么你就真的理解了。

太多的不对称性,不舒适,被我们的习惯消灭掉了。
这就好比,穷人从没有穿过名牌鞋,所以不知道原来有鞋子这么舒适;
从来没有吃过鲍鱼燕窝,所以不知道原来还有东西这么好吃。
这也从另外一个层面说明了:穷人之所以缺乏眼界,只是因为它们没有看到过,经历过,
而不是说他们冥顽不灵,无可救药。

但是这里还是有个问题:我们现在闭上眼睛,装作一个盲人,我们摸到鼠标,
鼠标的映像就会立马浮现在我们脑海中,所以我们还是在以“非盲人”的方式看待事物,
除非遇到全新的事物。但是当遇到真正全新的事物的话, 人们即使有眼睛,也还是一个瞎子
这就推导出了:
经验无用论。 特别是固化的,已有的,具体的经验。

每一种新的观点都会带来新的不相称。

在特定层面上考虑问题

改变问题的表述方式以获得不同的解决方法。

要问的是回答者的观点;要给的的是提问者想要的答案;

关注问题的语义层面。

为什么亨利八世杀死了他的妻子们,
以及他实际杀死她们的时候使用了什么方法,
就此谈谈你的看法。
一个很典型的应试教育考题,但是其“正确”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书本上的那个,
或者老师希望你回答的那个,因为他们是出题的人。

之所以放到特定语义层面是为了让我们的大脑最舒服。

在这本书中——每个问题都需要一个复杂到难以置信的程度的上下文语境来建立一个语义层面。
所以,我们的所有问题,都是有其特定的上下文的。
甚至这些上下文提供的线索比问题,甚至比答案更重要?!

注意你表述的意思

在学校里,老是都教育我们,在问题中隐藏狡猾的措辞是“不公平的”——
这是学校教育的又一大失败,它没有帮我们准备好去迎接外面“不公平的”世界。

你永远都不能确信这里的每一个人对于同一个词的理解都和你相同。

玩文字游戏是一种对问题定义的好方式。

这是谁的问题

谁意识到了问题,就是谁的问题。
抽雪茄的故事中:很显然不是抽烟者的问题,因为他没有感觉到抽烟有什么不妥;
也不是老师的问题,因为他也很习惯烟味;所以应该是另外的学生的问题。
但是如果老师是组织者,那么就应该由他来解决,但是因为
他不知道另外学生的问题(因为没人提出来),所以他就不能解决问题。

解决问题的原则之一:
当别人能够很好的解决你的问题的时候,千万不要越俎代庖。

停车场的问题:
刚开始,我认为肯定是管理人员的问题,因为他们人数翻了5倍,但是后面我想
如果管理人员乱停车,这就会成为学生的问题,因为影响到他们上学了。
而学生们会去老师那儿抱怨,老师会上报给校长,这样就成了 所有人的问题了。

问题是会传染,扩散的

社会上的很多问题的起因都是哪些系统设计师或有决策权的人们根本没有体验,也不需要为之“负责”的问题。
这就像社会上那些当官的搞出的狗屁政策,或者他们正是想要这样做,才好中饱私囊。

如果某人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他本人却并不会遇到这一问题时,首先最好要做的是让他也感受到这个问题。

专制的行动很容易,因为让人们大伙儿的问题变成了个人的问题。
“分而治之”正好是“我们的问题”的克星。

如果将“我们的问题”转化为“我的问题”,那么就能够得到问题足够多不同的角度,去定义和看待,
那么问题的解决方法就会成几何级的增长,而且粒度会切割的很细,就更容易解决。
我们从自身角度看待问题,我们每个人就成为自己观点的专家了,看问题更加透彻了,虽然角度狭窄,但是够用。
并且大家的解决问题的热情,积极性提高了,执行起来更加容易了。

这就是为什么: 我们要发挥主人公的精神,发动群众的力量。

试试缓过来指责你自己,认为这是“我的问题”——即使只有一秒钟。问题就消失了。

所有受众的问题,继续转换给受众来解决。

问题是从哪儿来的

有一种高层文化统领着全世界的官僚们。

彼得定律:一个组织中的官僚不断晋升,直到明天到达不能胜任的位置为止。
保罗定律:现代机构中,工作的难度不断提高,直到每个官僚都超过了他们胜任的职位。

灰脸先生有可能就是因为他的愚钝和难易对付而专门被选拔出来的。

灰脸先生的故事:
首先我们要思考的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干?很显然的,他不是天生就是如此。
而他现在这样做的原因是:遭到其他旅客的无礼指责,也就是他本人是外界环境的受众,
然后他会变成这样来对外界做出反应,所以问题很可能是在外部环境上,而不是在我们面对的人或者事物上。
而如果想想,对于灰脸先生来说,这个小姐和成千上万的访客没有什么区别,因此她没有被区别对待。
思维继而就转换到:是我们自己对待他人的方式上出了问题,或者是灰脸先生将“我”归类到某一类可恶的人中。
所以,问题的根源常常在我们自己身上。

当你发现原来恶棍是英雄,而英雄——你——是恶棍时,是怎样的致命一击。
事实上53.27%的问题实际上是出在问题解决者自身上的。

我们经常面对一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问题,甚至是从问题本身来的问题。

我们只是想要指出:解决问题的过程,人员和机构可能成为问题本身的这种可能性。
太可怕了,问题和解决问题的人纠缠成为了一体,问题不断随着问题解决者的行动而改变着。
而改变的行动反过来又影响解决者,这个没完没了。

如果你不站在解决问题的这一边,那你就属于有问题的那一边。

问题的最终根源也许根本就不存在,在问题解决者的山谷里,制造问题的人是国王,总统或者主教。
太可怕了。

世界上的两种人

你父亲的父亲曾经告诉过你:
“在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人做事,另一种人给别人找事做。”
离第二种人远一点,这样你就会很顺利。

你母亲的父亲曾经告诉过你:
“在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人做事,另一种人享受荣誉。”
待在第一种人中间,那里的竞争要少得多。

我对这两句话举个例子就是:
程序员做事,项目经理给程序员找事情做,离项目经理远点,这样你就不会有很多事情要做,就会很顺利;
程序员做事,项目经理享受荣誉,但是太多的程序员想做项目经理,所以待在程序员中间,那里的竞争要少得多(这TM也不对啊)。

考试和其他难题

也许学生们觉得讨论问题是从哪儿来的是个很“卑鄙”的问题。
但是这个对于了解问题本身是大有助益的,或者“问题”本身只是一种形式,挡箭牌,
知道通过“问题”想要达到的“目的”更加重要。
作者说到: 问题的根源(从哪儿来)常常包含了解决方法的关键线索。

那些家庭作业,它们把年轻的头脑喂肥,等着最后到期末考试的时候再被宰杀。
这让我联想到了投机,投机的真正精髓,利润所在是:处理特殊情况,也就是黑天鹅。
真正巨大的利润来源于1,2次特殊事件,而不是我们利用支撑,阻挡,均线追求的正确性所能给予的。

但是,作为一个人本身,是无法同时处理正常的情况又处理特殊的情况的。
正常的情况会让人养成习惯,然后会让人不假思索的认为这就是对的,即使这次是特殊情况。
这样,就只要这一次,人就会被干掉。
其实人真正难以做到的是保持:内心的极限转换,从一个形态转换到另外一个形态。
比如几个月养成的牛市思维非常难以转变为熊市思维。

还有一点就是:像“狼来了的故事”,如果每次都处理“这种特殊情况”,各方面的成本会非常的大。
而我们不可能让任何一个预报系统绝对准确。

其实是学生自己固化了这种作业模式。多么可笑,学生们抱怨学校没有帮他们为“真实的世界”——做好准备,
而实际是——学校甚至没有为他们准备好期末考试。

如果你不写出题人想要的答案,你就是傻瓜。

考试的问题是由某人出的,答案是由某个人构造的,而他们就是希望我们答错问题。

谁出的题?他想让我做什么?
我们可怕的习惯已经认为:一个问题必须足够“难”才是一个好问题。
而其实这个问题本身就是最明显的,毫无深意的问题。

如果你找到你的“对手是谁”,就要合理的利用他们的特点。

我们真的想解决问题吗

知道有问题和知道问题是什么,是两码事。

学校培养出这么多弱智的问题解决者的原因——没有给学生们机会去寻找问题是什么——老师说问题是什么就是什么。
而其实一旦我们知道问题是什么,那么问题的解答或者解决对问题本身就微不足道了。
我们有很坏的习惯,就是“想尽可能快”的解决问题,而不是花时间搞清楚“问题是什么”。

要求问题迎合解决方案???——解决式提问,这TM好荒谬啊。
面对问题,解决问题,而不是说,为了找事做,去寻找问题。(但貌似历史上的确确有其实,特别是中国这个人口大国。)

人们发现要按计算机要求的精确性去描述问题是多么的困难。

那些想要为别人解决问题的人们听着:
不管看上去如何,人们很少知道他们要什么,直到你给了他们想要的东西。
人都是处于一种对问题的无明状态?!

并没有多少人希望解决他们的问题。

这本书还让我联想到了《遥远的救世主》中的“用小农意识治理小农意识”,本来是丁元英的问题,
他转化为了全体各个农民自己的问题,让他们自己去窝里斗,自己治理自己。


文章有用?分享给你的朋友们,让更多的人受益


更多精彩干货,尽请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
wechat